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

献身国防,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刚刚在北京参加完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又争分夺秒地投入到火炸药相关实验中。记者问他“为什么不休息休息”,他在电话那头回答:“现在正是实验的关键期,一刻都不能耽误。”

已经84岁高龄的王泽山为我国武器装备和火炸药产品的更新换代作出了杰出贡献,曾三次问鼎国家科技大奖,并摘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今年又被评为“最美奋斗者”。

结缘六十多载,

“以身相许”火炸药

王泽山与火炸药研究结缘六十多载,围绕着这个“靶心”,在世界前沿的重大课题上不断突破。“国家有难题,我们不能当旁观者。我做课题原则就是‘客观需要、国际前沿、有能力解决’。”他说,为祖国奋斗,哪怕用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情也是值得的。

65年前,王泽山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当时许多人都选择了热门的导弹等专业,但他却默默坚守着最冷僻的火炸药专业。火炸药研究领域狭窄、危险性高,但意义重大。在过去几百年里,我国火炸药技术发展缓慢。“国家需要的,就要有人去做!”从此,研究火炸药,便成了王泽山的终身使命。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内火炸药研究和生产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苏联援建。随着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全部专家,我国火炸药技术研究一度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此时,王泽山才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没有技术外援、没有先进的研究平台,这些并没有让他气馁,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跟踪仿制,永远被人制约,我们必须走在国际前列。”于是,王泽山从基础理论体系构建开始做起,潜心搭建我国火炸药专业领域的“四梁八柱”。

上世纪80年代,为了解决废弃火炸药的安全再利用问题,一年中,王泽山有大半时间辗转于辽宁、内蒙古、青海等地的兵工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试验场,吃饭常常坐在路边解决。王泽山常常一边吃饭一边思考实验情况,“风沙拌饭”是常有的事。通过近10年无数次的反复试验,王泽山带领团队解决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中的一个又一个关键难题,将废弃火炸药开发成民用产品,变成有重要经济价值的“宝贝疙瘩”。1993年,王泽山凭借这项技术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亲临一线,

科研上不使“巧劲”

由于火炸药的易燃易爆性,很多实验尤其是弹药性能的验证必须在人烟稀少的野外进行,这就注定了实验环境和条件都是艰苦的。尽管如此,王泽山从来不在办公室里坐等实验数据和结果,而是亲临一线参加相关实验。

解决废弃火炸药的安全再利用问题后,王泽山很快向另一个国际难题“含能材料的低温感”发起挑战。冬天,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阿拉善地区,夹杂着砂石和扬尘的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连记录实验场景的摄像机都“罢工”了,而王泽山在实验场一待就是一整天,晚上还要核对和验证白天取得的各类实验数据,反复查找实验过程有无疏漏之处。

夏天,在青海高原做实验时,地表温度高达60摄氏度,汗水浸透了王泽山的衣裤。大家劝他到室内歇一歇,他开玩笑地说,“我天生‘低温感’,承受得住。” 如今,低温感材料技术已应用于我国武器装备,使武器性能摆脱了环境温度的影响。1996年,时年61岁的王泽山,凭借这项技术摘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在王泽山的脑海里,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即使在获得科技大奖或科研取得阶段性成果后,他也从来没有歇一歇、停一停的念头,而是把这些作为新的起点,继续探求不止。荣膺国家科技奖“双冠王”后,他说:“老一辈科学家对事业依旧有追求,在科学面前态度依旧严谨,我才60多岁,怎能停滞不前?”

王泽山在科研过程中异常精细,他经手的实验数据,不管过多久都能清楚地记得。“我在科研上不愿意使‘巧劲’,不追求短平快的项目,科学要实在,不要浮夸。选定目标不要轻易放弃,遇到问题不要轻易放弃。”王泽山自己这样做,也时常这样谆谆教导他的学生们。在退休后“赚回来”的20年时间里,王泽山利用自己独辟蹊径创立的装药新技术和相应的弹道理论,成功研发出远程、低过载与模块装药技术,再次荣获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成为国内科技界罕见的“三冠王”。

永不知倦,

动力源于执着的心

很多人好奇,这么多世界级难题,为什么王泽山可以连续突破?王泽山的秘密是,“我拥有3倍于正常人工作的时间。”

早年和王泽山一起就读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同学,现在大多已退休,而王泽山69岁考下驾照,开车穿行于北京、山西等地,前往工厂测试、试验;为了方便工作,他玩转智能手机,常常用微信、QQ与年轻同事语音视频。出差途中,他总会拿出随身携带的资料,仔细阅读、反复演算。他说,一到目的地,就要开始跟人讨论,路上这些闲暇时间正是认真思考的好机会。

长时间在外奔波,对一位80多岁的老人来说,谈何容易?这份动力源于一颗年轻执着的心。“王老师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他身边的人都这样说。只要没有特殊安排,王泽山会在晚上九点半左右休息,然后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白天的事情太多,凌晨特别安静,适合思考问题。”王泽山说。

王泽山始终不忘献身国防的初心,以“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的执着精神,至今仍坚守在火炸药这一艰苦、危险领域的第一线。在他看来,自己更是一名“教育科研工作者”。多年来,作为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他注重将科研成果反哺人才培养,及时把最新研究成果引入课堂、融入教材、形成专著,已累计出版专著14部,均是我国火炸药领域的重要著作。他的绝大部分学生扎根在武器装备研制一线,有的已经成为国防科技领域的带头人。

完美、超越,是王泽山不懈的追求。如今,他和他的团队又瞄准了下一个目标。“获得国家给予的种种荣誉后,我的精神比过去更富有,心胸更宽阔,感觉更幸福,接下来就是完善我的火炸药研究,取得新的突破。”王泽山语气坚定、充满信心。

 

Copyright © 2012-2019   www.nmnyl.com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