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济数据

借道“避税地”民企热情高涨

  几天前,新金融记者被邀请参加一个小规模的圈子会议,主题是“离岸公司给企业带来什么”。在会上,记者见到了一些企业家,有的已经在那些遥远的小岛上设立了离岸公司,有的则正在动这方面的心思。闲聊中,那些在境外开设离岸公司的企业家透露出来的信息令人难以置信:他们中大多数人对境外注册地一无所知:不知道那些岛屿地处什么位置,也不知道那里的金融环境怎样,更不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这些企业家对岛屿公司接收着单边的信息—能避税、方便资金流转、能绕开外汇管制。或许这就够了,因为这正是他们需要的。

  企业家们对离岸公司的热情加速了离岸公司设立的进程。这些岛屿并不喜欢外界送给它们国际“避税地”的称号,但尴尬的是,正是“避税”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全球企业。于是,宁静的岛屿不再只是碧海蓝天和沙滩,还有各类金融服务机构和庞大的资金。

  4月9日,泽西岛金融服务委员会与中国证监会在北京签署《证券期货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下称《合作备忘录》),意加强双方在证券和期货业务的合作与信息互通。作为中国企业进出海外市场的跳板,泽西岛作为机构注册地的吸引力正在加强。“我国已经是一个对外投资大国,而且资本项目和金融市场开放度还会继续提高,需要与离岸金融中心签署类似协议,堵塞现实和潜在的资本外逃漏洞,完善金融监管体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

  其实不只是泽西岛,最近几年,中国企业家对设立境外离岸公司的热情持续升温。《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发展报告(2011至2012)》显示,2012年全年新批赴拉丁美洲中方协议投资3.8亿美元,其中核准赴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开曼群岛投资项目共15个,中方协议投资3.5亿美元,占全部赴拉丁美洲投资总额的93.3%。

  就在《合作备忘录》签署的前几天,一直想设立离岸公司的高翔和十几个企业家朋友启程去了斐济岛。这些生意人来自地产、绿化、电子商务和实体制造等不同的行业,出于同一目的,这个“离岸公司考察团”成员一拍即合,直奔斐济岛。

  这个40岁出头的生意人经营着一家高尔夫球具加工贸易公司,与澳大利亚保持着长期的进口合作。高翔告诉新金融记者,斐济岛政府对国外企业注册资本金的要求是最低25万斐济币,差不多75万人民币。

  尽管有“前辈”告知设立离岸公司不必亲自去注册地,但高翔还是觉得过去看一看比较放心。这个小岛的情形与高翔想得不太一样,本以为聚集全球顶尖的金融服务机构的避税地高楼林立,但这里却很少看到高楼大厦,他去的财政部大楼是他目测最高的建筑,大约15层。在这个以旅游产业为支柱的岛屿,环境优美,有点像马尔代夫,经济不是很发达。但这并不会影响高翔在此设立离岸公司的决定,因为这里可以满足他的需求—节省税收和物流成本。

  一直以来,高翔的货物走天津港(600717,股吧),经过核算,如果在斐济岛设立离岸公司,物流成本相当于国内的五分之一,劳动力成本也能节省三分之一。斐济岛政府希望国外企业落户以便获得税收,所以当地对外来企业支持力度很大,其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税收优惠”。

  设立“子公司”

  正像提点高翔的“前辈”说的那样,设立离岸公司不必实地考察。通常,国内企业在这些岛屿开设离岸公司大都依靠中介办理。